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36|回复: 3
收起左侧

3月练习(20首)

[复制链接]
孙成龙 发表于 2017-3-31 08:5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孙成龙 于 2017-3-31 09:00 编辑

《美国“斩首”金正恩全新武器亮相,多位诗友让详谈看法,我只在心里默默说了四个字》


关我鸟事

《每次总要好半天才能想起奶奶已经离世》


每次回老家
总习惯性
先冲进奶奶房间
叫她唤她
跟她唠唠嗑


《我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如愿上路》


三年前
88岁的爷爷
离开人世
因为奶奶健在
我没有跟着
他老人家走
上月十四
同样88岁的奶奶
也走了
我却还得继续
留在人间
我实在不忍
轻易打乱妻女
均匀的呼吸


《这个周末不用继续加班》


单位通知
正常上班


《半夜醒来后发现,自己睡在一家纸火店门前》


盘县某烧烤店
和朋友
扑克牌拱猪
喝酒
迷糊中见不远处
奶奶冲我
笑了会儿便
转身离开
放下扑克一路追赶
半小时后
奶奶突然消失
瞬间天旋地转
两腿瘫软
一跟头栽倒
大街上
几辆车子经过
喇叭声、叫骂声
不断
我没有避开
只对着夜空傻笑
爷爷去世了
奶奶也去世了
我自己
也该上路了


《跟同学电话》


告诉我在蹲坑
还是没忍住
问他吃饭了没


《我不知道燕子为什么不一次性削俩苹果》


燕子削了一个苹果
我们一人一半
吃完后
她削了另一个苹果
我们继续一人一半


《某女诗人》


我发的朋友圈
无论什么内容
她总会在第一时间
点赞
并竖起两个
大拇指
进行评论
刚开始我回复
“谢谢美女”
外加玫瑰两朵
后来我回复
“谢谢美女”
外加玫瑰一朵
再后来我回复
“谢谢美女”
不加玫瑰
再再后来
我只回复“谢谢”
现在
我已不再回复


《情人节》


盘县后山公园
石凳上
一黑丝吊带
浓妆艳抹的
美女
对着苹果手机
满脸陶醉
没等不远处的两条
流浪狗
上演完激情戏
一个秃顶老男人
来到她面前
递上一束玫瑰
嗨!美女
你的奶子好大
可以摸摸吗
美女接过玫瑰
莞尔一笑
一双猪爪
瞬间伸进衣服
揉搓起来
45秒后见男人
起身离开
我迅速冲到
对面花店
买了一束玫瑰
刚递过去
没等开口
美女“呸”了一下
骂我傻逼
外加神经病


《妻子不知道他们都是国刊编辑》


打开微信
妻子凑过来
见满屏
都是朱零
商震
她悠悠地说
这么多人分享
他俩的诗
一定非常牛


《疼痛》


办公室加班
赶材料
突然习惯性胃痛
虚汗直冒
请假
独自打车
赶往县人民医院
急诊室里
忍着剧痛
做完尿检、血检、B超
医生告诉我
疑似急性胃炎
须住院治疗


《据说现在的枪口,更多时候对准的是上访户》


听老人说
过去我们乡
派出所
就一个人
一杆枪
秩序井然
现在警察
协警
一大帮警力却
治安混乱


《无题》


每次听到关门声
总习惯性
伸手去腰间摸钥匙


《听说都是因为老王那片林木》


几张烂油布
蛇皮袋
在路边搭起的
窝棚里
老王连饿带冻
孤零零离开了人世
两天后
几个儿子找到
他的尸体
一把鼻涕一把泪
争着抢着
要抬回自家的
宽敞楼房


《爱上死亡》


陆良念师范时
某次逃学
顺着三月的高速公路
独自瞎逛
偶然发现
规模较大的一片
坟群
忍不住钻进去
林立的墓碑前
大量水果、糕点和好酒
让长期饿肚子
的我
彻底爱上了墓碑
爱上了死亡


《坐穿牢底,起码不用挨饿受冻》


富源环城河畔
林荫小道
一个年轻女子
背着LV包
一边走一边盯着手机
猛然见到
冰冷的月光下
瑟瑟发抖的我
一声尖叫
拔腿就跑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
身无分文
饥寒交迫的我
突然很想
追上去
抢走她的包和手机
顺便强奸了她


《建议微信群太多而又不好意思主动退出的诗人们》


想办法找到
孙成龙
那家伙的诗
署上自己大名
发到群里
就一切OK


《半夜叫门卫有妙招》


凌晨2:37
赶完上报市委的
总结材料
准备回出租屋
门卫睡得死
手脚并用
好半天也没反应
只好翻大门
刚爬上去
警报便响起
门卫穿着大红裤衩
应声冲了出来


《先见之明》


二胎政策
放开不到半月
科长老婆
顺利产下二孩
满月酒上
大伙纷纷
竖起大拇指夸他们
有先见
保密工作做得好
科长笑了笑
说大宝是女娃
担心断了香火
才硬着头皮播下种子
学其他人
帮老婆请了病假
在家养胎
然后偷着生下
送回老家
让亲戚帮忙带


《每次写诗时》


燕子总
穿着情趣内衣
在我面前
晃悠
坚挺的乳房
呼之欲出
浓黑的阴毛
若隐若现
……
她说喜欢我
写诗
更喜欢我在
诗里写她
不过最喜欢的
还是我在诗外
狠狠操她

 楼主| 孙成龙 发表于 2017-4-21 18:2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起,期待批评指点
雅阁 发表于 2017-4-21 19: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经看到一个关于下半身的评论,我觉得很有道理,说,你敢拿你写的是给你的儿子女儿看嘛?你敢,你就发出来,你不敢,就收回去,自个儿玩味,自古以来应该还没有不能让孩子看的诗。

当然了,文学为了需要有时候不必去回避一些暴力色情的东西,而且,心中有佛眼中有佛,心中有色,眼中有色。

但像最后一个就这里表达的主题真有必要非得用这样的方式非得表达出来吗,短短十几行,百十个字,真的就没有比这更好的方式么?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4-21 21:42: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意雅阁点评!下半身创立之初是想开辟一条向下的路,因为向上的路太拥挤了,鲜有没被人用过的比喻和想像了。但后来的发展可能就出乎了预先的设想,一路向下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6-25 16:53 , Processed in 0.270643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